永善寺简介

永善寺原名观音堂,根据扶余县地名志记载,是唐代渤海时期已有的寺庙,具当地百姓传说是一夜大风刮出的方八尺庙,门朝北开匾上刻着观音堂三个大字,内堂供奉着圣宗古佛。到清朝道光年间有位玉恒大人接管此庙,外请一位慧明法师来此修行,重建此寺。在康德时期释仁修带领八位僧尼来此寺接管,延续至今。

永善寺历史悠久,但是世势动荡,岁月沧桑,永善寺几经坎坷,几经风霜,最后中毁于文革期间。年迈的释仁修法师带领徒弟释圣静力求复兴,锲尔不舍,昔日时乘运大兴,于一九九一年回到永善寺,一九九二年落实宗教政策,实施古庙修复,九三年释圣静在这片宁静又充满神奇的荒地上重新修建古寺。

诸佛欢喜,龙天赞叹庇佑加持,延续着历史的足迹。从此永善寺担当起弘扬佛法,促进社会和谐的社会重任。所有僧尼在感恩的心灵上虔诚的祈祷世界和平,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吉祥安康,消灾免难;祝愿所有的青年学子慧根增长,智慧大开,学业有成,早日成为国家栋梁之才。祈愿社会贤达同沾法喜,共成善举。

永善寺住持

释圣静法师

永善寺僧团

集体授课

永善寺

开光大典

永善寺法会

香火旺盛

历史传说

当年释圣静师父年轻的时候眼睛近视,眼球抖动非常痛苦,看不清字,日常生活感觉不方便,自81年落实宗教政策之后,在长春般若寺露天观音面前真诚的祈求观世音菩萨能够加持帮助自己治好眼病,后来再打坐中突然感觉眼镜框用力剌痛鼻梁,后来一带眼镜就感觉鼻梁疼痛,后检查眼睛不花了,看事物也清晰了,眼球也不抖动了,现在师父65岁了,没有一切眼疾,眼睛非常明亮,看事物清晰真切。

师父在没出家之前,一个人非常辛苦,有人给师父介绍对象,师父非常困惑,是出家还是结婚,师父求菩萨开示,梦见七尊佛像在佛堂供奉,当时她去佛堂擦像,在擦佛像的过程中,中间主佛变成一位高僧大声开示“你已经逃出苦海,还要迈进苦海”。师傅终于明白了自己此生应该出家修行成佛。

释圣静师傅在年轻时性情执着,脾气非常固执,在这因缘下,了解佛法,诚心祈求观音菩萨让我化性,改变不良习气和毛病,突然有一天,梦见龙华寺“明辙法师”手里拿着一副字画,上面写着:千日煎熬一方修,百日炼钢一日成,金银琉璃非为贵,能忍百怒方修道。梦醒后,知道开示逐渐改变心性,化慈悲为力量。

师父在建完大殿主体工程期间,平台里面全是杂物,急需推土机帮忙清理,开始硬化,在急不可待之时,释圣静就去拜求观音菩萨和伽蓝菩萨给自己指派有缘人前来帮忙,就在第二天早上出现一名字叫孙国新的主动联系释圣静,说我有大型推土机,我可以无私奉献,当时师父感到非常的神奇和惊喜,深感诸佛菩萨的加持和灵感不可思议,真的是有求必应。一切利他心有功,内外双得,利已心有过,内外双失。

永善寺自康朝时期已有僧人居住,并有古井一口,井水清凉可口,当地百姓坚信这井里的水能祛病除役,因此十里八村的人们慕名而来都到这里取水,饮用,烧饭,做大酱,讲起古井,伯都村七十六岁的田占福讲他的父亲有一年和好友卢景山在土城里铲地,中午休息时往回走,发现有一怪物,横卧麦田有四十垅,尾巴也有簸箕宽,全身带着灰色的斑点。人没敢惊动,绕道回的家。田占福说,过去有位白道土住在寺内,有一次白道士看见一条大蛇,头伸在很深的井里喝水,尾巴离井口还有两丈远。伯都村的许多老人都说他们看见过这个怪物,说它大时就有好几丈长,小时可以盘在树上。憨厚朴实的百姓通过引用甘泉后都说这口井的水口感出奇的好,还具有疗病效。这些故事和传说都记载在当地流传的《蛇神造井治旱》的神话传说中。

久远的痕迹

假日里驱车去效游,远远望见原野中一座庄严醒目的版楼,那样式那色彩还真是罕得一见。牌楼上方刻着永善寺三个苍劲古朴的大字。由牌楼向北延伸约一百五十米处,有一座饱经沧桑的寺庙。这就是吉林省松原市现存古庙之一“永善寺”。它的地理位置处于宁江区伯都乡界内。

扶余县地名志记载:伯都东南200米处有伯都古城址。伯都一词的来源为随时扶余,为勿吉靺鞨的伯咄都属地,满语意为凶猛的虎,即以虎命名的部落。据考证,唐代渤海时期此处已有重要建筑和寺庙址。据伯都乡当年七十六岁老居士梁国瑞(于公元2000年去世)撰写的《伯都乡永善寺历史沿革》记载:永善寺出现在清朝道光年间。有一年,当地人突然发现沙包中被大风刮出一座方八尺的古庙来(相当于现在八米宽)。大殿在正南方向,门朝北开,横匾上面刻着“观音堂”三个字,殿阁庄严,内中供奉着圣宗古佛像。从此,几十里以为的百姓都来上香,一时间香火盛极,民间也是太平景象

经伯都乡张喜,武树山等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者考证(出自梁国瑞撰写的伯都乡永善寺古今房地产介绍),到光绪年间,满洲头人玉恒大人率领民众在原庙座上重新修建庙宇,扩大了殿堂,增建了一座砖瓦结构的山神庙,盖了僧舍,院落很整齐,院外有七十余垧自养耕地,并请来一位法号叫释慧明的比丘来管理庙宇。慧明法师离去以后,又有释妙尊法师,护法居士吴恒古来此常住。

妙尊法师一直守在这里虔诚修行,直到有一天面带微笑,坐着往生了。大家给他打了一口坐棺,埋在院内的东北角。吉祥之地总有前来做善之人,在此执政的头人叫臧海山,与当时的一会首张喜重建山门。门朝南开,而且在东角门打了一口水井,供僧人们食用。井水清凉可口,当地百姓坚信这井里的水去病除疫,因此十里八村的人们舍近求远到这里取水饮用,烧饭,做大酱。这时,玉恒大人及会首把观音堂改名为永善寺,此名一直沿用至今,那口古井依然存在。到康德六,七年间,吴恒古被亲属接走了,永善寺就没有人常住了。

据释仁修法师(留下加快录及磁带)自述:一九四二年,当时的伯都佛教会召集僧尼护持永善寺。释能贤,释仁修,释能珍,释仁和,释了意,释圣祝,释圣复,释圣如共八人来到永善寺,释仁修任主持,从此在这里长住的便是比丘尼了。

艰难耕耘

释仁修俗名萧祯祥,一九O七年生于扶余县袁家屯,一九九二年圆寂于永善寺,享年八十六岁。她出生在书香之家,姐妹四人,家境贫寒,但笃信佛教,全家食素,父亲是教书先生,常教女儿要行仁德。因为没有儿子,父亲就叫祯祥老儿子。她十四岁进学堂读书,品学兼优,直至女子国民高等学校毕业,毕业后当了小学教师。不久其父因病而故。一九三五年,母亲带着她来到长春鲍家沟“地藏寺”,母亲做义工,带发修行,而萧祯祥在那里落发为尼,之后在北京广济寺受具足戒。

一九四二年,释仁修一行八人来到永善寺。当时的永善寺由会首管理。庙宇庄严,佛像栩栩如生。正殿,山门,院落都非常整齐,拥有大牌的耕地,两间廊房,一口铁锅,一口缸,两只饭碗,但柴米皆无。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生活必定存在困难,因不想给百姓添麻烦,释仁修发动大家都回各自俗家取钱。就这样,她们自筹资金盖了三间房,买了柴米,又请咽铜铸释迦牟尼佛像一尊,一尊地藏王菩萨和一尊弥勒尊佛,及千手观音,滴水观音和圣宗观音。从此,晨钟暮鼓伴她们礼佛育经,日出日落伴她们挥汗劳作,佛诞日为百姓祈福,平日里接待信众香客,当时香火很旺。

土地改革期间,永善寺受到冲击,僧尼被勒令蓄发。土地被分后,只乘两垧半。三间平房被分为三份,其中一间分给一个农户,另一间是厨房大家共用,再一间房的南炕由尼众居住,而北炕却分给一个叫任双喜的单身汉。任双喜分到房的北炕后就搬进庙里。那段日子尼众就睡过觉没断过泪。

这时有两位较年轻的比丘尼参加了工作。其余六位住宿已成问题,邻居田子臣见此情况就对释仁修说:你们别哭了,我找任双喜商量商量。双方协商由永善寺给任双喜盖了两间新房。任双喜搬进新房没几天又反悔了,说分给他的房子是松木的,新盖的房子是杨森的,合不上价。无奈之下,永善寺给了任双喜五百元钱,任双喜便回山东老家了。从此六位比丘尼又住在一起虔诚修行。她们没有抱怨,而且还为当地穷苦百姓免费开办了学堂,开调的课程有千字文,百家姓,四书,道德经,育众行善,普度众生,深得民心。

一九五八年是大跃进的年代,政府要求寺庙也搞多种经营,以期其庙永久不散。释仁修被派到长春市般若寺学习果树栽培技术。一九六O年,永善寺栽上了果树,并获得了林照,艰难的耕耘开始了。

这六位比丘尼,除释仁修外,其余的都是三寸小脚,她们在两垧半耕地上栽了两亩果树,其余的土地种大田。每天早晨两三点钟,小脚女人的身影就在田地里晃动,直至烈日当头,直至炊烟四起,直至日落西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栽上的果树被冻死了,第二年又有新的树苗栽进了土壤。经过六年的时间,终于成功了,果实累累。她们在自养地上磨练自己,按规定缴纳公粮和各种摊派,用织毛线活的手工钱租用牛具,从来没给国家和社会增加任何负担,这种苦修另人赞叹不已。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永善寺又一次受到冲击,土地被永清三队收走,果树园被永清三队收走后由队长刘凤森经营,红卫兵烧毁了佛书和所有的文件资料以及公章,并抢走了佛像。红卫兵勒令她们离开永善寺,限期有亲投亲,有友靠友。无奈之下有三人被迫离开。释能贤,释圣如相继病故,被安葬在伯都古城墙脚下。

庙里只剩下释仁修一人了,。他们要继续赶释仁修走。她不想走,原因是当年买果树栽子,经她手借了很多钱,都没还上呢,怎么能欠着帐就走人呢?她对刘凤森说明原因,决心留下来。刘凤森考虑再三,同意她留下来管理果树,经过多次交涉,刘答应给她每日三分工和口粮。释仁修的外甥女知道她的处境,便让自己的女儿邢凤珍来到伯都,到生产队劳动,此后与释仁修共同生活了六年。

果树被伺弄的非常好,果实丰硕,收入很可观,她曾看过生产队的收入帐,当时果树纯收入七百二十多元。这个钱树在那时是很了不起的。刘凤森很高兴,答应她继续管理果树。

后三年,果实更多了,很多社员就用棒子打,她劝大家用剪子剪,但根本没人听。果枝受损伤,果实逐年减少,最后果树大部枯死了。一九七二年,刘凤森对释仁修说:树不结果了,队里不能留你,你自己想办法吧。那是动乱年代,而且她孤身一人,哪有安身之处?一股急火,释仁修病倒了,又患了夜盲症。她外甥女听到这个消息,把她接到了袁家屯。当年借给她钱的百姓怕她死掉,纷纷上门讨债,万般无奈,只好将永善寺房子扒掉,卖了钱还债。但只还了一部分,余下的大部分至今没还上,后来百姓也不要了。

在袁家屯得到外甥女一家的照顾,释仁修的病有所好转,因为她惦记着果树,她经常回到伯都,并与刘凤森谈,想要回果树和自养地。刘凤森说:果树都了,给你做个价吧。经双方协商,同意价格为1500元。刘凤森让释仁修签字,她信以为真,也没看协议书的内容,就把手戳给了刘凤森。盖章之后刘说:给你四百元吧,先给你二百,以后再给你二百。她问为什么?刘说:扣你六年口粮钱。她说:我付出了劳动,挣的工分已够口粮钱为啥还扣呢?说啥就是不给,有啥办法呢?只好默认了。后来释仁修的亲属自费为她在袁家屯盖了三间土房,她便在那里安身修行。日子过得真艰难,但她不但没退道心,还收了两个徒弟,一个叫释圣真,一个释圣勤,土房内经常传出经的琅琅之声。

自从得知国务院出台了为宗教团体落实政策的消息,释仁修法师便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年的申诉上访,请求归还永善寺那两垧半自养地,要求恢复正常的宗教生活。但她却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年的失望着。

一九九一年,长春市有一位叫刘继红的居士发心出家。为坚固道心,她在一九八九年开始就常到长春慈航寺,般若寺等寺院当义工,并拜般若寺明徹大和尚(现任松原市宁江区龙华寺方丈)为师。慈航寺的住持很喜欢她,希望她能在那里落发,但刘继红却想去一个艰苦的庙里苦修,曾对自己的师父表示:我要到一个挖苦菜的地方修行。一九九一年,机缘成熟,她就到般若寺找明徹大和尚,求师父为她找落发为尼的道场。她说:请师傅大牌助我找个出家的地方,我不嫌师父老,我不嫌庙穷,只要师父能正知正见有修行就可以。当时明霖法师也在场,说:我帮你。于是,明霖法师给仁修法师写了一封信,介绍了刘继红的情况。仁修法师很快就回了信,信中对刘继红发心的功德大加赞叹,并同意接收刘继红。一九九一年正月十六,释明徹,释明霖两位法师回扶余探望父母,就此送刘继红到扶余袁家屯释仁修法师那里出家。

刘继红见到这里的一切,怎么也想象不出这里是一座庙。只住了一夜,第二天说什么也要离开。当时有一位老居士说:你有愿要到挖苦菜的地方修行,这里满地都是苦菜,你一棵还没挖呢,怎么就要走了?无论怎么说,刘继红就是要走。刘继红到释仁修法师的住室告别,她跑地三顶礼,老法师坐在土炕上,伸手向地拉起刘继红,那柔软温暖的手,好似慈母牵着一个幼儿那般自然,师父说:一个城里人发心到这里出家,难能可贵,锦上添花人人有,雪里送炭难阿!你就是雪里送炭,你能修成阿,我认识长春一位姓刘的居士,以后你帮我找找他。刘继红正想脱身,听师父这么一讲,赶紧说:明天我回去就替你找,你告诉我他叫什么,你咋认识的?老法师说:说来话长啦!原来,一九五八年老法师被派到长春般若寺学习果树栽培技术,因为她毛笔字写的非常好,她就把所学的栽培知识编成了七字格言贴在墙上与大家共学。当时长春电炉厂有一个叫刘长青的居士带着九岁的女儿前来拜佛,被仁修法师的一手好字吸引,这一吸引不要紧,刘长青竟然让自己的独生女拜仁修为皈依师。于是,仁修法师此行收了个弟子,真是缘份,但此后一别天各一方,谁也不知道谁的下落了。

老法师拉着刘继红的手说:你要是能找到他们,就告诉那个小姑娘,当年他们供养我那一百元钱,我没花,都替小姑娘买果树栽子了。刘继红问道:师父,你知道他们都叫什么名字么?师父,你看我像不像那个小姑娘?像!眼睛像~你就是那个小此时,刘继红已忍不住泪水,老法师合掌当胸,轻轻地说:话说到此,保密。然后法师向门外大声喊道:圣真,快~今天晌午擀面条栓大腿儿!真是天意呀!师徒一别三十二年,竟然以此因缘相聚在遍野都开着苦菜花的袁家屯!就这样刘继红留下了,她就是当年那个九岁的小姑娘,她就是如今永善寺的住持释圣静。

释圣静,俗名刘继红。1950年出生于长春市二道河子区民丰街。三岁丧母,由学佛的奶奶拉扯着,自幼受奶奶熏陶,持斋茹素。在释仁修座下落发后,她努力修行,同时帮助仁修法师跑政府,联系落实宗教政策。她常搀扶患病的师父到扶余民委找张志忠申请追回自养耕地,但始终未果。这时,释仁修决定回到伯都重建庙宇。1991年2月初三,她把袁家屯那三间房留给了徒弟释圣真,带着释圣静到民委要求回到伯都重建庙宇。发了重建永善寺的大愿,但她们却房无一间地无一垅,两手空空居无定所。居士张义春,王晶等人便轮流将师徒二人接到家中居住 ,时达八个月有余。期间每隔三五天师徒二人便去一趟民委要求落实宗教政策。但不是被冷落就是被拒绝。释圣静内心十分痛苦,她回到长春般若寺拜见方丈,成刚方丈好似洞知一切地对她说:连住的地方都没有,难了吧?释圣静犹如孩子见到了娘,委屈的泪不断地流。方丈安排了她们师徒二人到长春市民丰街观音寺接庙修行。释圣静满心欢喜回伯都接师父,可是老法师却平静地说:伯都缺佛法呀,我与这一方人有缘,将来把庙盖起来,这地方有了弘法道场,不也就算有始有终了吗?老法师的弘法大愿把师徒二人又留下了。

1996年6月,释仁修得了重病,在走投无路时,释圣静回到长春市,从俗家取出五千元钱,用这钱在伯都原庙地上买了两间土房,又购置了日用物品,居士孙兰新敬一尊观音菩萨像,这样,她们总算在原庙地上安身了。

1992年十一月十五日,释圣静受师父的委托,又一次去找民委。这时民委主任已不是张志忠,而是新调来的关显君。释圣静说:我师父的生命也许由于您的负责而挽留并恢复健康,也许由于您的负责让她往生的很安祥……。释圣静回来了,颤抖的手中拿着一张纸,她站在师父面前,声音沙哑:师父,民委批准了。此音一落,释仁修泪如雨下。她老泪纵横,双手合十跪立着,面对佛像大声地说:佛菩萨呀!从今往后,我的徒儿法孙有首场啦!有饭吃拉!您接我走吧!

在以后的十几天的日子里,她终日佛号不断,僧众陪伴着着她育经念佛,一心求佛接引往生。11月23日她自知时至,就提笔给厦门南普陀寺妙湛长老写信。信中写到:尊敬的大德妙湛老和尚敬鉴:今有我徒弟圣静前去叩拜您老人家,请老和尚慈悲关照。释圣静心疼师父就加以阻止,老法师说:圣静阿,你真傻呀,现在你不让我写,将来你会后悔呀,释圣静说:师父您放心,以后我有德行就能把庙建起来,没有德行你给我留个金山我也守不住。就这样,信只写了上面这几句话。腊月十五日法会,来的居士很多,她便召集大家做最后的叮嘱。居士打开录音机,老法师神情坦然地说:政府是一级父母官,要依靠政府落实宗教政策……圣静要带好徒弟把永善寺道场办好,守好如来家业……并对大众居士说:我今天有求大家照顾好我徒弟圣静,我的在天之灵也感大家的恩了……

1992年农历十二月十九日,释仁修法师身穿僧服,吉祥卧姿,安危圆寂,享年八十六岁。送葬僧众二百余人。

迎来曙光

释仁修法师圆寂后,永善寺只剩释圣静一人支撑着。那么,当年民委批准了什么?原来,今日永善寺客堂内挂着的《宗教活动场所登记证》就是用当年释圣静手中那张纸换来的,那张纸是政府允许永善寺从事宗教活动的证明书。它凝聚着一段难忘的历史,饱含一代僧人酸楚的泪。透过它仿佛可以看到释仁修法师那饱经风霜的面容和那慈悲视众的双眼,那目光仿佛再次落在每个众生的身上,仿佛在告诉我们:恢复宗教活动场所的同时,更应恢复一个年代久违了的良善,收回失掉的良知比收回自养的耕地重要,重建庙宇的意义在于使众生以此因缘建设好内心的宝刹,人心向善,世道就昌盛了!是的,永善寺昔日的住持历尽了苦难,而今日的住持从苦难中走出来,赶上了好政策,两代住持一个共同的心愿,一定能在党的爱护下得以实现。

释圣静没有辜负师父的期望。1993年,她用长春般若寺成刚老和尚资助的三万元钱建了五间东配房。1994年,在资金最危机的情况下,她回到长春俗家取出当职工时积存的五万元钱建了围墙,买了圆木,红松,装修了原东侧配房,又在东北角盖了三间砖房。从一九九五年开始,她先后收了十几个弟子。释果普是在永善寺艰苦之时于释圣静法师座下落发为尼的,十几年如一日,跟随着师父不离不弃。这些年轻的比丘尼好学肯修,而且十分遵守戒律,上敬下和。无论诵经,佛事,还是杂务劳动都做得有板有眼,从不用师父费心。现在她们正全力以赴建设永善寺,使原来只有两间土房的小院,发展建设成占地面积一万多平方米的正规寺院。目前,大雄宝殿,弥勒殿,地藏殿,观音殿,寮房,五观堂,客堂已经落成。此后还将逐步完善钟鼓二楼,藏经楼,七层宝塔,往生堂的建筑。

永善寺的一房一墙都离不开芸芸众生的培植,居士张成杰等人乐助捐款,榆树瓦厂为建大雄宝殿,天王殿,山门垫付大量资金,使工程得以圆满。区宗教局奚雨光局长,吴国臣副局长亲自为永善寺排忧解难。伯都乡政府领导及各部门都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为期大开方便之门。永善寺的成长更离不开诸山长老大德高僧的关心培养和鼎力相助。

1991年,现任松原市宁江区龙华寺方丈明徹大和尚,资助1080元,用于永善寺的发展建设。

1993年初,营口楞严寺明海法师一行三人,为永善寺原东配房奠基临坛主法。

1995年,长春市般若寺方丈成刚老和尚一行十人,为永善寺大雄宝殿奠基临坛主法。并在1993年至1998年的五年时间内,为永善寺的出资达15万元,用于永善寺的建设。

1995年,上海玉佛寺真禅老和尚为永善寺题词庄严佛净土。

1996年,上海圆明讲堂明旸老和尚,为释圣静一行的到来提供了三千元的路费。

1996年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为永善寺题词大雄宝殿。

1998年,辉南如来寺圆霖法师一行九人为永善寺主坛大蒙山超度法会,参加信众五百余人。

1998年,厦门南普陀寺圆智法师为永善寺出资七千元。

2003年,昌图市常泰寺明海法师一行九人为永善寺主坛放焰口超度法会。

2004年5月7日至9日,长春市般若寺成开法师一行八人,昌图市常泰寺明海法师一行七人为永善寺大雄宝殿重新开工临坛主法,并且主坛放焰口超度法会。

2006年,长春市般若寺资助十万元用于永善寺的建设

2007年5月8日,昌图市常泰寺明海法师一行八人主坛放焰口超度法会

2007年5月9日,松原市龙华寺方丈明徹大和尚一行十一人,长春市般若寺成开大和尚一行七人,为永善寺天王殿,山门,钟鼓二楼奠基临坛主法。

诸山长老大德高僧对永善寺的关心培养,就象甘露滋润着小草,就象清泉灌溉着禾苗。每当释圣静有解不开的心结,每当她在痛苦中挣扎,她都会想起释仁修法师的话:圣静阿,伯都缺少佛法呀!我走以后你要守好如来家业。你虽然看不见我,我可在虚空中看着你们呢!……释仁修法师虽然圆寂了,但她的德行仍然福荫着永善寺,1993年,释圣静怀揣着师父那封没有写完的信,前往厦门叩拜南普陀寺的妙湛长老。长老看过释仁修法师的信和遗照,对身的侍者说:这是我的客人,给她安排住宿。释圣静走时,长老亲自拔款一万元。1994年,长老又出资近四万元对永善寺雕塑了法身高3米的释迦牟尼佛像,法身2.7米高的地藏王菩萨像和观世音菩萨像。

1995妙湛长老又亲笔题词:永善寺,大雄宝殿,妙圣福地。1996年,妙湛长老圆寂。

2000年诸佛欢喜日这一天,由德惠市观音寺成坤老和尚亲自设计,亲自带领大众施工,由美工邵玉春雕刻的牌楼正式落成,牌楼庄严朴素。上书妙湛长老的亲笔题词永善寺,妙圣福地。其实妙湛长老何曾离开过我们?我们人生的哪段路程没有诸佛菩萨的陪伴?只是我们……

每当黎明时分,伴着大地泥土的芬芳,那一层层一缕缕的真妙香云从十方香炉中冉冉升起。这时,清悠的钟声就会在人们的梦乡里,在田野的上空久久的回响着。那种爽气,那种悠扬带给人的意境是何等的清净与洒脱!香云聚锦现古刹,法语甘露润众生,到此已非门外客,过来便是个中人。在这片厚重的土地上,在这座历尽沧桑的寺庙里,有一群佛子在为法界有情虔诚祈祷:愿吉祥之光洒满空间,世界和平国泰民安。愿每一处正法道场,和合殊胜正法久住。愿法界众生心中的宝刹壮观,雄伟,清净,庄严!

COPYRIGHT © 2015 - 松原永善寺 |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吉林省松原市宁江区伯都乡永清 电话:0438-3123779  

网页设计:NETWEI

    0